我的 2013

何 李石 2014-01-19 04:20

有没有尝试过单脚站立,然后闭上双眼,看看自己能顶多久?然后睁开双眼再单脚站立,再看看能顶多久。你会发现,睁着双眼的时候你可以站很久很久,但闭上双眼的时候你却很快就东倒西歪了,并且会莫名的恐慌。

有没有尝试过在一个巨大的操场中央闭上双眼,然后朝着某个方向不停的走上一分钟。虽然你非常确定按照你那个速度往操场的任何一个方向走上两分钟都不会碰到障碍物,可你还是连一分钟都走不了,并且走的过程中也非常恐慌。

以上两种动作我尝试了很多很多次,每次的结果都差不多,只要闭上眼睛每次都没法站立很久,每次都无法往前走很远。我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尝试这样做开始我就发现了这种恐慌,往后的每次都会耐心的去观察自己的心理反应,可我还是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最后,在跟朋友的一次聊天中我发现了类似这种“恐慌”的现象,我再去寻找答案,发现这是因为缺少方向,缺少安全感。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瞎子走路需要拐杖,拐杖的作用不是为了让他看得见,而是让他有个方向。拐杖代替了水灵灵的眼睛,让他看得见前进的方向,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只有心灵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能够而且必须借助于外物来达到目的,却又不必限定外物为何物。

工作,其实是一种睁着眼睛往一个方向上不停奔跑的状态。你知道你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把事情做好做完美,然后你就会想尽各种办法来达到目的。但如果总是不停的奔跑而没时间回首望望,那么,多年下来我们也只是被别人安排在一个方向上奔跑。所以,每年年底或者第二年年初的时候,我都会回过头来回顾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一切,做一个总结,希望它能为我来年的奔跑指明一个方向。

工作

2013 年是我们公司爆发的一年,我的主要精力也集中在工作方面。我无法讲太多公司或者个人方面的成就,因为我害怕自己不自觉的暴露一种看起来自大的骄傲,或者是一种油然而生却显得有点矫情的自豪感。

这一年主要工作集中在客户支持方面。很多人以为我天生就是干这个的,亚马逊 AWS 宣布进中国来后还有人推荐我去关注下他们的技术支持岗位招聘信息。我没有去查过,因为我觉得打一份工和与朋友们一起创造一份有趣的事业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关于是否在做一个螺丝钉,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那就是只要你把公司当成是你的,那么这个公司就是你的——这样说的意思是,你可以为公司做任何你觉得可能的贡献,没人会去阻止你,反而大家都会想尽办法帮助你。这个观点可能与内部恶性竞争很激烈的巨头公司里的现象反而相反,但就我跟随公司一起成长的这两年来看,稍微有点追求有点成就的创业公司都应该是这样的。否则,创业公司就永远只是个无法 scale 的小公司。很多人在讲他们在创业,把他们的公司定位为一个创业公司,其实他们只是在开一个小公司。

关于岗位,我一直觉得我的能力和追求不应该被我所从事的岗位所限定。我可以配合公司从事任何我擅长的工作,但用自己所从事的岗位来定位自己低人一等或者高人一等是可悲的。我喜欢跟客户交流,把他们当作我的朋友,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我也喜欢富有远见的投资人如Paul GrahamFred Wilson,喜欢富有才华的互联网记录者如John Gruber ,以及无数富有才华、远见和激情的创业者。我喜欢并且善于发现一些非常时尚的产品,喜欢一些不那么时尚但积累很深且让人很舒服的产品如Pandora 。我关注并动手实践一些喜欢的技术,同时也思考他们对产业可能带来的变革,如比推送更为广义的实时。所有这些喜好,都不限于我所从事的岗位,有时将其分享给客户反而常常引起共鸣。

朋友

今年接触了很多人,交了很多朋友。在跟客户接触的过程中,我努力去除甲方乙方的身份,把他们当作朋友一样交流。奇怪的是,我本来代表公司跟他们交流,到最后都是代表他们来促进公司满足他们的各种需求;我本来代表公司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到最后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我从无数技术厉害的人身上学到很多技术细节,从无数创业者客户身上看到坚持,从很多低调的客户身上学习到务实的态度,从与他们的交流过程中学习如何沟通。有的人以为我看得多了就容易变得浮躁,而我却有一种身在闹市中反而静下心来虚心学习的感觉。

当时光慢慢流逝,我越来越觉感受到老朋友的珍贵。QQ 不再是我跟老朋友保持联系或者开玩笑的地方,我很少跟老朋友在社交工具上互动,而是喜欢直接电话联系。常常想起他们,虽然拿起电话打过去发现还是没几句话要说,但这也是一种让他们留在身边的努力。回想起来,我在过去的一年抓住了几次再和他们一起玩的机会,我很开心。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不少人,有些人可以直接忽略掉,大部分人对你来说就像一个过客一样,不好也不坏。而真正的朋友则值得持续维持,他们可能什么都给不了你,你也不需要他们给什么,但你只需要他们就够了。

家人

下半年以来,家人给我打过来的电话基本上都是在外面接的。我只告诉他们我很忙,却没让他们知道我在忙什么。不过无论我忙什么,他们都会支持。没回家看过他们,是我过去一年最大的遗憾,这是我非常期待这次春节回家的主要原因。

生活

我没有再一个人住了,而是和好基友三人一起住。我们一切都很融洽,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生活应该包括儿女私情部分,但不在我 2013 年的范畴。我不想去记录一些被我无视的插曲,但一切我都看得很明白。

所有这一切,只好默默地感谢。

未来

我记录下的这些文字,以及一遍遍回过头来看这些文字的过程中产生的回忆,便是我撑着拐杖走出的路,而拐杖就是“记录”本身。我无法预见未来,不知前路在何方,但怎么走来的路,我的拐杖会带我一直走下去。它可能存在终点,但也必定会是一个令我满意的全新起点。

如果把我们的人生分解成一段段这样“走路”的过程,那么毫无疑问,闭上双眼的前进会让你不知道方向在哪,会让你缺少安全感,会让你迷失。如果你暂时迷失了方向,不必慌张,你需要的只是一根拐杖,你的心会借助这根拐杖到达它想去的地方。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