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盒

zhuoqun 2014-03-07 07:00

软件测试中有一个「黑盒测试」的概念,即不关心软件内部逻辑,只知道程序的输入、输出和系统功能,从使用者的角度进行测试。在编写程序时,程序员也会事先把每个模块设计成「黑盒」,只对外部提供合适的接口,并且保证内部逻辑的改变永远不会影响接口的输入和输出,这样就可以尽可能地减少软件缺陷和以后的维护成本。

工作中也有和「黑盒」对应的一个概念,那就是「职业化」。当我们说一个人「职业化」时,就意味着他有职位要求的才能,尊重客户,举止有礼,并且不会因为私事影响工作。工作中我们可以完全信任一个职业化的人,给他一些「输入」就会拿到相应的「输出」,如果公司中每个人都能做到职业化,那么工作效率一定很高。可人并不是机器,也不只有理性,许多公司制度和管理办法罔顾这个事实,所以被认为枯燥刻板,甚至灭绝人性。事实上,任何一件需要长久投入的工作都需要一定程度的职业化,不然不可能完成。职业化并不是坏事,但它只是手段而非目的,而且不能强迫。

一个有修养的人也很像一个黑盒,尽管可能没有人觉得他冷冰冰,但他对任何人都谦恭有礼,也懂得待人接物,有自己的原则。和这样的人交流,你会放松自如,因为知道只需要对他尊重有礼,就完全会受到同样对待,即使有时犯错,他也会对你宽容。当然,每个人的精力和热情都有限,不可能对每个认识的人都真诚,可能他只是对你做一些表面功夫。可现在大部分人并不需要朝夕相处,甚至一辈子只是见到一次,有人愿意表面上以礼相待,总比把真实情绪挂在脸上让人舒服得多。

有些人迟钝心憨,只懂得基本的人情世故,对别人的心思和行为动机不太敏感,他们往往人缘都不错。而有些人聪明敏锐,容易对别人过于好奇,不能把别人当成黑盒,结果瞻前顾后,变化无常,让别人觉得莫名其妙,就像一个软件测试工程师因为太关注程序内部而无法好好测试一样。我一直处理不好人际关系,以前总觉得是因为对人缺乏了解,于是就去看小说和心理学著作,结果意识到每个人都很复杂之后,更不能举止自如了。据说钱锺书生活上经常闹笑话,买东西被宰还以为占了便宜,可他说自己其实很懂得人世百态,他的书也证明了这一点。现在觉得,钱老就是太懂人世百态了,生活上才会有那些问题。

在一个大部分人都彬彬有礼的世界,缺乏理性且心思敏锐的人就容易觉得世界虚伪,若恰好又不懂得真诚和知心朋友本就难得,便会特别崇尚真性情,希望所有人都能坦诚相待。可真性情和缺乏教养的区别在哪里呢?一个人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有时会被夸天真,有时则会被骂幼稚,意思相反的词语有时指的是同一种东西。在我看来,一个人之所以被夸「真性情」或者「天真」,恰恰是因为他们能够恪守原则,有足够深厚的教养。在该守规矩的时候能守得住,任性时才显得美,不吃前面两个馒头,就不要指望第三个馒头可以吃饱。

互联网上的公开内容人人都可以看到,所以应该算公共空间,在公共空间最好像黑盒,大家互相尊重,不过多暴露,这样才能更好相处。而大部分互联网产品都鼓励用户关注自己,展示自己,最好把一切都搬到网上。这样一来,只要你使用这些产品,就不得不接收其他人的个人情绪、私人爱好和生活琐事,感觉就像大家蓬头垢面、只穿内衣裤在大街上到处走,无法辨别家和公共场所。这些东西声称,分享更多可以让关系更亲密,而事实上人与人之间最好保持一定距离,关系变坏往往是因为距离太近,而不是距离太远。如果和公司同事只是工作时见面,那么完全可以和气相处,但如果在社交网络上关注了他,可能会因为讨厌他的品味或价值观而影响同事关系。我现在不会用社交网络去结交新朋友,宁愿见到一个人时对他一无所知,谈得来再进一步了解也不迟。交友最重要是投缘,和他网上表现出来的东西没多大关系。

当然,总有些人不够自制,不能把自己当成黑盒,不必为这样的人改变,慢慢他们自己就会被所有人冷落,失去游戏资格,然后消失。我喜欢才华和热情,但即便是天才,也没资格要求别人都宠着他。之前看到有人饱含深情地说自己喜欢梵高,心下愕然。喜欢梵高的作品很正常,但说自己喜欢梵高这个人就显得矫情和自恋,和人相处靠的不是艺术才能,如果真的和梵高一块生活,即便他能忍受你,你也很有可能逃之夭夭。

有生活智慧的人往往懂得保持距离,不会太精确地看待生活。蒙田说得好:「人世间的事,做起来要粗枝大叶,大而化之,大部分的事留给命运来操作。无须把事情说得太透彻明了。越是考虑各种矛盾的观点和多种多样的形式,就越理不出头绪。」可让聪明人学会糊涂甚至比让笨蛋变聪明都要难,怎么办呢?或许干脆不要把心思放在生活上,这样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减少敏锐和好奇。若能不自觉地做一个黑盒,那可真是幸运。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