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

zhuoqun 2014-06-28 15:00

最近一直忙着申请学校,再加上学习德语,忙得不可开交。有些学校只需要提交申请材料,而另外一些则需要面试,让我非常紧张。一直以来都害怕考试,大概因为以前父母太过严厉,而考试成绩则是他们评判我的主要标准,每次考得不好,轻则被骂,重则被打。可惜我并不是那种知耻而后勇的性格,反而经常因为太担心结果而发挥失常,令父母更加失望。工作之后,父母不再管束,但每次工作面试还是会紧张,看到有些公司——如微软,Google 等——招聘面试可能会多达 10 轮,立刻便会打退堂鼓,认为自己肯定不行。这种对考试的恐惧,应该会永远伴随我了。

「考试不是目的」,以前就常听人这么说。也有许多其它励志故事,比如某某辍学之后很成功、某某成绩不好后来很有成就、有研究说成绩最好的学生毕业后并不优秀……这些道理和故事我都愿意相信,可就是无法完全说服自己,反而觉得自己是在为失败找借口开脱,更加要不得。有人辍学之后很成功,可也有许多人成绩优异后来也很成功。而且辍学和成绩不好可能只是因为他们兴趣在别处,不愿花心思学习,不代表他们没有能力考好。可我真的很想考好,也努力复习过,可就是不行,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整个学生时代我都对考试深痛恶绝,恨不得消灭所有考试,直到后来有机会去面试别人,才开始认真反思考试。考试是为了什么呢?有时是资源和职位有限,想要的人却很多,所以只能通过一些手段来筛选。有时则是想要证明一些能力或资格,可口说无凭,便设置考试然后颁发证书。老师和学生也许朝夕相处,当然可以不通过考试便知晓学生的具体能力,但大部分情况下都没有时间和条件去这样考察一个人,这时考试便成为一个相对公平的手段。必须承认,很多人有才能却考不好,或者不屑于考试——当然不是在说我自己,这时候考试便会「埋没人才」,但这并不能说明考试本身很失败。以公司招聘为例,假设现在有 2 个职位,但是应聘者有 100 个,这时就会设置许多条件,比如重点大学毕业、有留学经历以及有工作经验等等,最后顺利招到 2 个人。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有才能却没有学历的人被淘汰,他们会觉得很委屈,觉得公司死板并充满歧视,可公司的目的是要招聘到合适的人,并不是「绝不埋没一个人才」,而它成功达到了目的,所以这种筛选方式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有在某些新兴行业,比如 IT 业刚兴起时,这种做法才会有风险,那时整个行业都缺少人才,而且没有学历或其它证书的人可能要比有学历的人优秀得多。这种状况可能令人沮丧,不过它也正好说明:即使一个人没有被录用,也不代表他没有能力,没有必要立刻妄自菲薄。

事实上,绝大部分的考试都类似公司招聘,整个社会并不像它说的那样竭尽全力不埋没人才,也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应当承担这个责任,而且看下历史就知道,一个让每个人得到合适地位和应有承认的社会还从没被创造出来。很多人羡慕艺术家,觉得他们可以自由创作,可就是这样一个群体也总有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压力。以前艺术家被贵族或有钱人供养,没有经济忧虑,但有时不得不卑躬屈膝,忍受专横的赞助人的指指点点。当他们不再从属于赞助人,虽然不会再有别人插手他的创作,这时他却要面临市场压力,讨好购买者。这种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压力固然恼火,可如果不通过这种方式选拔,就只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人或组织来安排资源和分工,进而导致专制。为了避免这种更坏的结果,就要每个人为自己的命运负责,忍受各种考试和选拔带来的浪费和焦虑。

在这种情况下,「张扬个性」和「勇于表达」等外向品质自然而然被社会推崇,它们会帮助个人证明自己,也方便社会选拔,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营销,低调和谦虚都成了不合时宜。记得一个作家说过,最终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货架上的商品。我相信这点,也明白自己一定要拼命表达,努力证明,才能让世界和别人了解,可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变成一个推销员。阿城在一个访谈中提到:「邻居中我记得还有一个赵树理家,好多外文书,长大之后,看他的小说文章,丝毫不提外国,厉害。八十年代我发表小说,我父亲从杂志上看到了,批评我在小说里提到巴尔扎克,杰克·伦敦。知道而不显出,是一种修养。」陈丹青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还说自从书店里有他的书,就不好意思进书店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欣赏这种旧式作派。

可总要生活,总要挣钱。乔布斯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他足够幸运,第一次就一鸣惊人,以后再也不用证明自己,不然他可能连工作都找不到。对于像我自己这样的普通人,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训练一种技能,然后拿出去推销,至于其它,如画画、弹琴等业余爱好,则坚决不接受任何考试或评判。干嘛一定要让人知道呢?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