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作业 — 2014麻黑古树

qyjohn 2017-02-09 20:19

thumb_IMG_2279_1024thumb_IMG_2280_1024thumb_IMG_2281_1024

这一块茶饼,干净清爽,条索分明,褐中带银,茶叶通体白毫,兼有些许紫芽。清闻无烟味,有木香,带轻微土腥气。掰下茶叶适量,拆散后置于茶荷内,茶叶大小匀称,带些许碎屑。

用沸水冲洗盖碗,趁热将茶叶投入盖碗中震荡数次醒茶,温热的茶叶木香浓郁。冲洗茶具及醒茶后不再烧水,直接用水壶中的热水冲第一和第二泡茶。从第三泡茶起,每泡茶均重新烧水。出汤时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又由公道杯分注入茶杯。在品饮之前,首先观察茶叶的形状和香气,其次观察茶汤的颜色和香气。待茶汤稍凉后分两口品饮,第一口少量茶汤缓缓漫过舌面,第二大口茶汤稍多快速滚过舌面。

茶具:110 CC白瓷盖碗,白瓷公道杯,白瓷品茗杯
用水:自来水,经便携式 Brita滤壶过滤
水壶:电热水壶
水温:80度到100度之间
茶量:5.0 克
水量:80 CC左右
冲泡:5秒到120秒

thumb_IMG_2286_1024thumb_IMG_2288_1024thumb_IMG_2290_1024thumb_IMG_2292_1024

第一泡:水温大概为90度,注水后立即出汤,主要目的是醒茶。茶叶尚未伸展开来,木香浓郁。由于没有使用滤网,茶汤中有些许碎末,但是不影响茶汤质量。茶汤颜色极浅,淡黄色,轻闻有轻微花香,不显扬。入口滑爽,清甜,不苦不涩,10秒后有轻微的回甘。茶汤稍凉后,入口时甜味更加明显。

第二泡:水温大概为85度,注水后立即出汤,依然是为了醒茶。茶叶开始略为伸展,木香更浓。茶汤颜色极浅,淡黄色,与第一泡接近,花香显扬。茶汤入口滑爽,清甜,不苦不涩,10秒后舌尖和舌头两侧开始生津和回甘,双颊有轻微的舒张感,也有轻微的生津。五分钟后,感觉口腔中仍然有轻微的生津和回甘。

第三泡:水温100度,注水15秒后出汤。茶叶略显舒展,木香飞扬。茶汤橙黄,花香转淡。入口微苦微涩,下咽无锁喉感。苦味10秒后散去,舌底生津回甘,但是口腔和舌面依然有些许涩感。饮第二口时,有强烈的生津和回甘,满口都是甜味和花香,舌尖的甜味最为明显,整个口腔都有强烈的舒张感。饮后三五分钟左右,喉咙略觉干涩,舌尖、舌底、双颊依然有很甜的感觉,仔细体会时也略有涩感。

第四泡:水温100度,注水15秒后出汤。茶叶更显舒展,木香依然很浓。茶汤橙黄,花香极淡。入口略苦,带些许涩感。苦味很快消散,由舌面开始生津回甘,轻微的涩感保留在舌面和上颚。茶汤凉了之后,入口涩感强烈而持久。一分多钟后涩感转弱,舌底和双颊又开始生津和回甘,整个口腔又强烈的舒张感。喝一小口温开水,缓缓底漫过舌面,感觉到极为强烈的甜味。再喝一口茶汤,感觉到极为强烈的苦味。但是苦味很快消散,随之满口生津和回甘。

thumb_IMG_2294_1024thumb_IMG_2296_1024thumb_IMG_2299_1024thumb_IMG_2301_1024

第五泡:水温100度,注水20秒后出汤。茶叶完全舒展,木香依然很浓。茶汤橙黄,花香不现。入口苦,苦后涩,苦涩很快消退。由舌底和喉咙开始生津回甘,随后蔓延至舌面和双颊。一分钟后双颊、舌底、舌根依次出现涩感,此后再次感觉生津与回甘。腹中有胀饱的感觉,开始打嗝。大约五分钟后,涩感全部消退,满口都是甜味。

第六泡:水温100度,注水20秒后出汤。茶叶完全舒展,木香开始转淡,剩下淡淡的甜香。茶汤橙黄,比上一道茶汤稍淡,与第三道茶汤的颜色接近。入口依然略苦,涩感5 秒后开始显现,20秒后涩感逐渐消退,随后满口甜味,伴随强烈的生津与回甘。

第七泡:水温100度,注水25秒后出汤。茶汤淡黄,入口清甜,不苦,有轻微涩感。由舌底开始生津回甘,随后蔓延到舌面、舌尖、双颊、整个口腔。

第八泡:水温100度,注水25秒后出汤。茶汤淡黄,入口清甜,不苦不涩。由舌底开始生津回甘,随后蔓延到舌面、舌尖、双颊、整个口腔。稍息片刻,又觉得有轻微的涩感由舌根蔓延到舌面,不强烈。饮一口茶汤,涩感随即消失,咽下茶汤后,轻微的涩感再次出现。20秒后,涩感消退,双颊生津回甘,满口都是甜味。

thumb_IMG_2302_1024

这八泡茶,喝了整整两个多小时,饿了都。看一下叶底,叶片肥壮匀称,带些许紫芽。从前面八泡的表现来看,这茶继续再泡个二三十泡应该没有问题,可惜已经喝不动了。剩下的茶叶,不舍得倒掉,留下来明天继续喝。

这一饼茶,是张师兄从北京带到帕斯,又从帕斯邮寄到悉尼的。第一次见到师兄,是在洋葱欢乐园白老师组织的茶会上,记不得是在照澜院还是胜因院了。师兄带茶,我来冲泡,虽然说话不多,却又相见恨晚。喝得最开心的一次,是在新林院梁思成先生的故居里,一伙人从傍晚喝到凌晨,把师兄压箱底的几个寨子逐一点评了一遍。三年前我移居悉尼,自此再也没有见过师兄,虽然天天想念师兄的茶,但也没怎么和师兄联系。过年之前,非常意外地收到师兄发来的信息,说是带了两块茶饼到帕斯来过年,其中一块是给我的。当时心里的那种感动,真的是难以言表。得茶友如此,阿飞三生有幸。

查了一下博客上的记录,上一篇茶记,竟然是2011年5 月写的。这五年来,竟然没有认真地写过一篇茶记,真是惭愧得很。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