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 of Interest》剧评

四火 2018-01-23 10:35

POI

看完美剧 Person of Interest(POI,疑犯追踪,下同),心有波澜,写一点点文字,零零散散,算是剧评。

我不觉得我是一个美剧狂热的爱好者,但是确实也看了好几部美剧。读书的时候开始看 Friends(六人行),后来顺着相同的风格,看 Two and a Half Men(好汉两个半),以及 How I Met Your Mother(老爸老妈浪漫史)等等,都是很欢快的风格;另一条线看一些悬疑、枪战、罪犯之类的片子,比如最早看 Prison Break(越狱),看 24(反恐 24 小时),后来看 Breaking Bad(绝命毒师),看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犯罪现场调查),而如今的 POI 也是这条路数。别的类型也有涉猎,但是类型都比较随机,比如 Grey’s Anatomy(实习医生格蕾)。

我很偶尔才写影评剧评,哪怕实习医生格蕾都看完 13 季了,那也没有一份写一点感受的冲动。我看的多数美剧,无论能不能追到底,大致上吸引人的程度也是呈下坡趋势。但是 POI 不一样,结尾很华丽,气氛烘托做得非常棒——背景音乐对悲伤情绪的烘托令我我印象深刻,不只是悲伤,还有悲壮,我专门去查了那首钢琴曲,叫做 Metamorphosis One(YouTube 的链接)。

去掉那些纯科幻的分类,现在有很多美剧都带一点点“科幻”,POI 对于人工智能的超现实拔高便是如此——特工的枪械武器还尚且属于常规,但是当今的人工智能却远远没有发展到如此强大而令人畏惧的地步。作为从事计算机工作的人来说,认为这里很多逻辑确有硬伤,比如对个体的编程能力的追捧,比如对代码片段效用的神话。但无论如何,印象中仿佛是第一次看深入涉及人工智能的美剧,而且无疑它是具有一定启迪意义的。这让我想起罗振宇打过这样比个比方,人工智能就仿佛是远处高速驶来的列车,而且越开越快,越开越快。我们在讨论的时候仿佛它还很远,看不到什么东西,但是等真正瞥见列车的轮廓的时候,速度已经快到来不及做出反应了,于是瞬间就这样从眼前开过去了。

就在去年 Alpha Go 在围棋方面全面战胜人类的背景下,人类与人工智能关系的未来到底是怎样的?我们在剧中看到一个过度强大的人工智能,准确地说是两个,互相斗争着,而且位于一个其它事物无法比拟的层次上。Samaritan 被击败了,但是谁能说未来还会有那个具备如此力量的人工智能出现呢?如果“the machine”战胜了 Samaritan 且幸存下来,又如何保证它能在约束下帮助人类呢?毕竟它过于强大而将没有约束。就在我思考这将如何收场的时候,剧中给了一个玉石俱焚的走向,这可能也是最好的结果(但是,结尾还有一个伏笔,我似乎是看到在列车上从卫星上重新下载了好像是“the machine”的拷贝,一个它实际未“死”的伏笔,于是未来如果哪天又想另起炉灶换班人马重新翻,拍剧情也不至于僵硬)。当人工智能具备如此的力量,正义还是邪恶似乎已经无法被分辨清楚了。该剧想传达这样一个概念,“拯救生命”是人工智能清晰的初衷,但是如果遇到遇到需要扼杀某些生命来拯救另一些生命的时候,这个概念却变得如此模糊不堪。

当人工智能变得如此强大,当我们的世界都被计算机统治,“确保它做正确的事”将变得不可能。不仅因为“正确”永远只是个相对概念,还因为它没有对手,似乎要阻止这一切发生的办法,只能是遏制它的诞生?但是又如何保证在“the machine”和 Samaritan 之后,不会有第三个人工智能跳出来统治这个世界?正义还是邪恶,永远是相对的,唯有制衡是永恒的,任何单个非生命体如此独大的时候,人类的未来将充满疑虑。

如果只有上述这样的思考,只能算立意加分,但对于多数人来说,它不会有多吸引人。但 POI 对人物情感的刻画无疑是第二点我想说的,带来深刻印象的部分。

英雄常见吗,太常见了,英雄人物大概是影剧中最烂大街的主角形象了。POI 也不能免俗,但是,要把英雄塑造得有血有肉,有风格,有难论是非的挣扎,而且有致命的缺陷。几位主角出生入死,不只是救助别人,也互相支撑和救助。

宅总 Harold Finch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 nerd,这样的人物总是不讨人喜欢,除了 The Big Bang Theory(生活大爆炸)以外,似乎也不是很常见的主角,他们更多地以剧情需要,用一些变态计算机或者其它高科技技术来解决一些不合常理的问题的时候出现,而且多为帮手和一个纯粹“干活的”角色,但只有在 POI 这样的角色真正成为了头号主角,让人惊呼 nerd 可是能够拯救世界的啊。既要挖掘问题,又要分配资源(包括其他三个角色都是他的资源,也包括外部的资源,比如警局的 Lionel Fusco),还要处理他的团队中的人员关系。

John Reese 或许是刚看这个剧会被吐槽最多的主角。一派装到底的风格,头可断、血可流,西装发型不能乱,连这张脸,都好像是肉毒杆菌打多了的长期面瘫,警局的人都叫他“the man in suit”,说话永远是貌似耍酷一样低沉的嗓音,连拿枪,都不举过胸口的高度。外在形象在 POI 秉承一种过度追求的风格,我已经记不清主角们有多少套衣服,男男女女,西装永远是笔挺的,长裙永远是亮眼的。卖腐也好,滥拽也好,无论你喜欢还是讨厌,这已经形成了 POI 自己的风格。

Root,或者说 Grace 小姐,我已经不记得她的原名是什么了,Root 就是她的名,从第一季末惊艳出场开始,她逐步逐步把自己变成了 the machine 的化身,最后在逝去之后,声音依然活在机器里。永远保持坏笑,对 Shaw 无尽牵挂,对机器向往、追求和沉浸。但她总体来说还是一个非常悲情的人物,失去了一只耳朵的听力(当然这也让她在安装了助听电子设备后和机器更近了一步),再好不容易逃脱之后为了开车躲避对 Harold 的狙击,中弹身亡。导演还为了煽情地戏剧性地将她的声音通过机器留存下来,仿佛 Root 并未逝去。

大锤 Sameen Shaw,一个解决问题永远只有暴力一条思路主角,也是剧片大量幽默的来源,甚至是黑色幽默。我记不清有多少次这样的镜头,主角们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Shaw 给的办法永远是用武力搞定。她似乎是最没有情绪的角色,甚至比 John 更不懂得暴露情绪,但是在末尾思念 Root 的时候情感触动的瞬间,还是揭示了她并非如此,刻画有力而且恰如其分。

警局的两位重要角色,Joss Carter 和 Lionel Fusco,也个性鲜明,尤其是后者。Lionel 是 Shaw 之外的另一个幽默的来源,而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幽默大多来自于语言。说话永远都喜欢用各种隐喻、暗喻、指代,我忘记了他给片中的各种主角们取了多少乱七八糟但是总令人会心一笑的别称,比如神奇小子什么的。

当然还有其他角色,但是总体来说其他人物,特别是反面人物的塑造并没有这几位主角这样成功,这样个性鲜明。

总的来说,观看和理解这部剧还是需要费脑筋的,铺垫非常多,总的路线可能容易把握,但是来来回回的反转和呼应,还有许多充满悬疑的问题,很难厘清,也注定这不是一部单纯而轻松幽默的剧。但是优秀的人物塑造,加上和我自身的程序员工程师身份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故事构造,情节悬念设置,让我大呼过瘾。

文章未经特殊标明皆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保持完整性并注明来源链接《四火的唠叨》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