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微一抖, 抖是怎么抖出来的

魏武挥 2018-03-25 20:06

专门研究微信公众号的自媒体发现,写微信公众号怎么涨粉怎么变现,数据远远不如写抖音怎么涨粉怎么变现,这也是另一种一叶知秋了吧。
—— 詹万承,2018年3月25日23点40
詹万承的履历,比较为圈内人所知的是:后期媒体札记事实上的执笔人、新榜内容部门的负责人。目前就职于悟空问答。

这段话,有可能是为兄弟产品写的PR话。

但真的也有可能不是。

我交本学院新闻传播系2018年本科生论文开题,据说有小一半的题目,都和16年9月26日上线的抖音有关。而在2017年的开题,几乎没有。

985高校嘛,好像真的也没啥人做快手的题,甚至我印象中都没啥人做今日头条的题。

 

昨晚有个姑娘发现她在朋友圈分享的抖音,被系统设置为仅自己可见状态了——也就是自己看到发出了,朋友们都看不到这条。

然后我也跟着测试了一把,果然是仅自己可见。

再然后,即刻、新榜迅速跟进,推送了微信疑似屏蔽抖音的消息。

但很快过了十二点之后,又发现抖音是可以分享到朋友圈为他人所见的。

一个说法是这样的:

过了12点,抖音链接分享又可见了。这其实是微信对第三方域名有分享次数阈值,单日超过这一阈值就会屏蔽,分享仅自己可见。但过了12点之后,域名在朋友圈分享次数阈值又清零重计。
这个说法后来得到腾讯公关总监的证实。

这事有点乌龙了,睡了一觉起来,我发现,本人生平第一次上热搜是以一个搬凳吃瓜的乌龙群众身份。

尴尬

 

关于触发某个阈值导致分享不能的状况,倒真不是抖音一家。

新榜报道说,即便是微信体系里的公号文章,也触发过。

这大概是著名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那篇文章以后的事。要知道,那篇文章据说创造了九千万的访问。

不过我记得很早以前,就有H5页面访问量过大,导致触发阈值的状况。

当然,不包括我前面提到的那个姑娘背后的公司。他们家是A打头的。

这事我还是要顺便再杠一下:为啥不让用户自己设定关键字去屏蔽刷屏的东西呢?

抖音触发阈值,着实说明一件事:它实在太火了。

接下来我们还可以观察它触发阈值的时间。到底昨天是23点了。如果接下来大白天12点就能触发阈值,估计腾讯就真要动手了吧。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