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的两难》读后感,比较意识流

魏武挥 2018-06-19 21:14

程苓峰——科技自媒体圈里有一个“上古神兽号”头衔——写了一篇东西,腾讯的两难

比起前阵子潘乱的《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有如下缺点:

1、不够长,所以震撼力不足。

2、标签化不够。两难不是标签而更像是一种处境,没有梦想是不折不扣通俗易懂且内涵相当具备广度的标签。

3、相对于“没有梦想”那么直白的话语,两难总感觉不够到位,争议性有但不够强。也很难争议。以腾讯这么大的公司,有点难处很正常。

《腾讯没有梦想》一文后来招来一个ps事件,有人伪造马化腾的微信聊天(不是朋友圈互动,也不是朋友圈表态),引发腾讯科技乌龙报道,过程比较跌宕起伏。

《腾讯的两难》一文则招来马化腾留言。按照公号留言的机制,其实造假很难——如果你是马化腾微信好友,看到马化腾这则留言时,会看到“pony马化腾(朋友)”这种字样,如果不是微信好友,后面的朋友字样是没有的——但有鉴于上次乌龙事件,很多群里都在问是不是真的马化腾。舆论比较小心,没有跟进。

就我所知,腾讯官方不打算就马化腾留言一事再做表态,腾讯科技也偃旗息鼓。故而没有生成所谓“次生舆情”。

事实上,程苓峰这篇文章,比潘乱的,狠的多。

 

我看了两遍后,在“刷屏”里写道,

程文的标题蛮狠的,但他文字不狠。甚至说得有点绕。

关于两难,程做了如下解释:

这是腾讯面临的二难。正要飞起来,脚却离不开地面。在商言商,腾讯做基础设施和连接器的定位表明其野心,另一面,要抓住流量最大的数字内容以防被管道化和边缘化,也不难理解。

紧接着,程苓峰发问:

那个生长出微信和王者荣耀的强大的腾讯,那个输掉了微博、电商等等的虚弱的腾讯,哪一个更真实?

然后自问自答,文字略长,我就不引用了,有兴趣的可以点击去看。大致意思就是,如果是自己想做就做得比较好,如果是跟随的被逼的,就做砸了。

最后程有个小结:

腾讯想用开放和投资来打捞这些外部的创业,同时用内部的市场化,避免大锅饭,来激励原生的战斗力,但这两手不可能完全奏效,内部没有长出张一鸣,同时也投资不到张一鸣。于是才有今天的背水一战,以及头条的猛烈还击。这对腾讯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必然。

程的看法对不对,见仁见智。我对程文的读后,也见山见水——这个叫文本分析,属于主观型定性研究。

以下意识流,说点其他的。

 

这是马化腾的留言——可以基本确定,不是什么吃瓜者故意改id改头像去留言。

有人说程抖机灵。

但其实也谈不上。

因为程在说腾讯有两难,想做连接器又不想管道化。

但马化腾说的事情是:社交媒体、媒体、社交网络有区别也有衔接。马化腾并不是针尖对麦芒去说两难的。

程也只好打个哈哈。不然怎么办,拉开来再讨论一番这三个东西有啥区别又有啥链接么?

留言区字数限制也不够这样的位置。

但马化腾这则留言,转变了议程(注意一下社会资本远远强于作者的留言者的点赞数,4倍于文章)。从两难问题变成学术探讨了。恕我愚笨,我不太容易理解从三者不同怎么就能过渡到文章的所谓两难。

虽然这个学术探讨其实:1、好多年前就讨论过,什么兴趣图谱关系图谱之类;2、也不是啥了不得的学术探讨。

马化腾在pr上是有天赋的。

 

程过去是腾讯科技频道的总监。

吃瓜者中有一位是腾讯科技频道的前编辑,足羽写了一篇东西,唯有时间不可共享

在这篇文章里,他引用了程在过去某篇文章的文字(这篇文章后来被程自己删了):

写字这个活儿实在太难。写文章本来就是在人心里行走,世上最险莫过人心,自己一不小心就失衡,看的人一不小心就误解,两边都是坑,如果双方都有情绪,干柴烈火,相互点燃,敢不战战兢兢,如屡薄冰。铁肩担道义,刀刀割人肉。吃码字这口饭,真是刀尖舔血。浩荡眼前路,小心身后事。

他的这番话语,我和一位朋友的讨论,倒算是一个注解(考虑到未获得我这位朋友的授权,我隐去了他的文字,但不妨碍诸位理解):

 

正因为我觉得写字也好分析问题也好,都是“盲人摸象”,我对足羽在他那篇文章中引用的程的另外一句话,颇为不以为然:

媒体这活儿真的不好干。轻轻松松就影响人的情绪和看法。谨慎。与你共勉

如果说是做一些增量事实的客观报道,有可能。

但如果只是评论性文字——如同程公号里大多数文字那样——想多了,没那么容易轻松影响。

其实,只能强化既有的看法。

所以,大多数评论文字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价值,当然也包括我的。

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既然没太深价值还要写,我只知道我的:

爱显摆,表达欲比较强。

是为“扯淡”:说出去不负责任,爱看不看爱听不听。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腾讯的两难》读后感,比较意识流最先出现在扯氮集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