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文科生

魏武挥 2021-04-17 02:17

最近在听得到上的顾衡好书榜这个栏目,所提到的一些观念,正好和这次某篇央行员工论文中的一句话所引发的争议碰撞。

可以议一议。

把知识进行各种分类,然后让学习者根据类别来学习,这是人类漫长历史上很近期的事。短短一两百年的知识大爆炸,很难再出现所谓百科书式的学者了。

知识分类非常像建立一棵树,目录嵌套结构。

但随着知识的继续大爆炸,各种学科交叉产生新的学科,这种结构越来越显得局促。相当于一个人成年之后还让ta穿三岁的衣服,哪怕做了各种补丁,都显得那么得别扭。

不过,在吐槽学科体系并试图重新归类之时,不妨先想一想这样一个问题:

知识的目的为何?我们为什么要不断地追求新知?

我想这句话或许是成立的:所有的知识,都为了寻求,并达到真善美。

真善美,说出这三个字,无需三秒钟。

但其实这三个字是极其复杂的。

启蒙之后,上帝已死。理性主义竖起大旗。但如果你冷静想一想,理性和这三个字并不完全对付。

真,是可以用理性来解决的。

美,是完全不能用理性来解决的。

善,能用理性来解决吗?其实也不能。

大致上,人类已经承认了美和理性无关,所以在“美”这个问题上,科学相当的没有市场。

但我们人类依然不服于无法用理性来攻克“善”。

我们发明了各种理性工具来试图处理“善”。很遗憾,这个理念式的东西,至今没有太好的理性办法。

所谓的理科,大多数都在处理“真”的问题: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比如最经典的理科三科数理化。

工科、医科,大致亦是如此。

而文科,其实本来并不处理“真”的问题,它倒是拼命想回答:什么是善。它也想回答:什么是美。

经典的文史哲三个文科,文学历史哲学。哲学的目标是善,文学的目标是美。历史呢?历史其实是先求真,再在真的基础上讨论善。

但今天有相当多的文科开始理科化。比如,社会学叫成了社会科学,政治学叫成了政治科学。

这是对科学这个理性主义的顶礼膜拜。它暗含的意思就是:理性解决一切,科学即是真理。

诡异的事是这样的:科学即是真理这句话恰恰是违反科学精神本身的。

经济学算什么科——反正我读书的时候,是文理皆收。本科时不读语文,但数学要求又不高到线代为止。

经济学是一个很古怪的东西。所谓经济学家无需道德这话并不确然,但经济学的“善”的确比例很轻。经济学首先要考虑的是“真”的问题:如何在稀缺的基础上实现效率的最优解。即便从经济学角度看不平等问题,更多意义上也是在研究不平等是如何发生的,有什么方法可以去应对。

今天这个时代,真正的文科生已经很少了——这就是所谓知识分子已经死了。

按照索维尔的看法,知识分子是处理理念的一群人,所以读到博士,只要不是处理理念,就未必是知识分子。

顶尖的文科生,是需要天赋的。一个缺少天赋的文科生,会很容易活到中下层去。

顶尖的理科生,也是需要天赋的。但一个缺少天赋的理科生,依然可以活到中层乃至中上层去。

因为我们在大量动用所谓理性的方法来处理“善”,试图让善这个议题套路化、公式化、科学化,试图可以依样画葫芦一般有个葫芦。

善这个命题本来是属于上帝的,不过人类号称上帝已死。所以上帝对人类用理性去处理善的思考,也就只好笑笑。

人类在历史上最狂妄的时代,让哈耶克不得不大声疾呼。

恐怕,至今,我们依然狂妄。

—— 首发 扯氮集 ——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