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工作一周年

Xin LI 2021-03-10 14:22

人生如白驹过隙,早上翻看公司的 Calendar,今天竟然已经是在家工作的第365天了, 写这么一篇来稍微记录一下过去的一年。

2003年SARS的时候我还在上学,当时北京的状况也是相当紧张,学校通知我们, 从某一时间开始实施封校,届时没有特殊情况不得进校离校, 而北京生源的学生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回家。 我当年是独子住在父亲之前单位的房子里,刚刚装了ADSL不久, 附近居民基本上都互相认识,并且那个院平时也没什么外人进入, 于是我就和绝大多数北京生源的学生那样整理了一大包东西, 赶在最后期限之前回了家。我原本就是个很宅的人, 平时白天在家看个书,把学校作业做了,写写代码, 隔几天出门去对面的超市买些食物,早晚汇报一下自己的体温, 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有了上次SARS的经验,我原本预期这次也就是两三个月就能告一段落, 然而老板表示没那么乐观,他2003年的时候在加拿大, 然而事实上,我们都太乐观了。

去年早些时候,娃得过一次甲型流感,发了几天高烧。 一开始我还算正常,因为2019年秋打过流感疫苗,加上是成人, 因此感觉自己这次大概能够安然度过,也没有特别在意, 只是跟公司同事说明自己将会在家稍微自我隔离一下到娃退烧两天后为止。

随着COVID-19疫情的日益严重,公司已经宣布从3月6日起全体均可自行决定自愿在家工作, 我收拾了一下办公桌,把一些测试设备整理了一下,装了车, 确认了可以从网络完成一系列原本必须到公司才能做的操作之后,我就回家了。

贵厂有个很好的文化是平时希望员工考虑发生各种极端情况的时候的应对之道, 为此我们会在平时做不少的灾难演习,因此在得知需要回家的时候我并没有特别的紧张。 办公设备方面,我用的是 Google Pixelbook,虽然没有备份的机器, 但必要的时候替换起来并不算困难。 关于网络,除了有线宽带之外,我还可以用手机 tethering 来应急(一部是与 iPhone 配合的无限流量但限速的上网套餐,既然在家平时上网流量大概不会用多少了, 必要的时候直接用满即可,另一部是公司手机加我自己用的另一家运营商的按流量计费的计划, 在必要时备用)。

不过,回家以后的那个周末我自己开始出现一些流感症状, 接下来的周一开始发烧,于是去离家不远的一家 urgent care 看了医生。 此时,湾区的疫情已经有些风声鹤唳的感觉, 而这家诊所用于流感检测的咽拭子恰好用完, 由于症状基本上就是流感,加上娃恰好最近确诊过流感, 我便没有去附近的实验室做流感测试, 而是按医生的建议直接开了奥司他韦,然后去附近的药房拿药回家了。 上了奥司他韦之后,症状在两天之内迅速好转,此后的一年也没有再生过其它病了。

在家办公的设备

一开始,在家工作用的是之前在 Costco 买的八人饭桌。由于之前基本上没有在家工作过, 至多也就是晚上在饭桌上码点代码之类的。 不过,Pixelbook 的屏幕毕竟是比较小,长时间使用并不舒适, 不过公司很快就提供了一组包括键盘、鼠标和 USB-C 显示器的在家工作用的设备, 因此不到一个月后(4月8日),我就又有显示器可以用了。由于显示器没有配 USB-C 的线, 因此我在 Amazon 上订了一根 USB-C to USB-C 的线。

这里需要记几个坑。首先,尽管这台 Chromebook 支持通过 USB-C 充电, 但是显示器本身的供电能力却不是很够,因此如果希望能够全速充电的话, 需要占用一个额外的 USB-C 口,或者使用一个可以供电的 USB-C Hub。 其次,HP 的显示器对 USB-C 有一定的要求(会提示类似于该线未经 HP 认证), 当然实际使用时只要符合 USB Type C 3.1 标准就没有问题。最后, 某些设备由于其电气特性,直接接在显示器的 USB-C 接口上可能无法使用, 而使用 USB-A 转 C 的线缆则能规避问题。

有了全尺寸键盘和显示器以后,使用体验大幅提升。

接下来在5月底我订购了一个升降桌, 大约一个多月之后到货了。配合后续到达的椅子(此前使用的是原本配合饭桌使用的椅子), 和灯,在家办公的设备基本上算是全了。由于桌子上的电子产品基本上都自带电池, 因此在办公桌附近没有新增 UPS,而只是用了一个一转六+2 USB电泳保护插座 (Costco 件号 MP1028WWR1,并非推荐特定产品)。

生活上的变化

为了减少外出,初期使用了以 Instacart、 Weee 为代表的一系列送菜服务, 但这些服务的加价比例普遍甚高,有些高达 1/3, 因此后来逐渐转为使用和附近其他居民组团直接向本地农场订货的服务, 大约每周一次。

Costco 大约每一两周左右去一次,主要是购买需要可靠冷链运输的肉、蛋、奶等产品。 其他一些本地商店如 Home Depot、 Walmart 则提供了路边提货的方式, 因此有需要的时候下订单然后过去取货即可。

除此之外,为了确保车的蓄电池有电,大约每两周会把纯汽油的车开出去在高速上跑上一段时间。 由于生活习惯的变化,过去一年的汽车里程数大幅下降。 由于整个社会使用汽车的减少导致事故也大幅减少,因此保险公司也退还了一部分保费。

由于疫情之前家中就有使用消毒洗手液的习惯,因此原先就有一批常备型存货, 此外之前使用的一些外用药需要使用消毒用的异丙醇,因此家里也有少量存货, 于是在疫情初期这些物资全面缺货时,并未导致必须高价买入相关产品。

在家工作导致了平时的活动量锐减和体重增加,健身房基本上都关闭了, 疫情前每周游3次泳基本上泡了汤。后期感觉实在不像话了,于是开始每天做 HIIT 和其他运动,但目前看来,尽管对心肺功能有改善,但在减重方面效果不明显。

医疗方面,疫情期间,牙医诊所短暂关闭之后恢复了营业,但对防护措施做了升级, 并且改为要求患者自行携带护目镜。眼科诊所也做了类似的升级, 但大体上预约的检查仍然可以做。以前在公司做的体检挪到了外面的 One Medical 诊所进行,验血、抽血等等和之前区别不大, 只是去之前需要申明自己并未密切接触过病患, 亦无体温异常等迹象。

政府机构在疫情高峰数月后基本上恢复了较为正常的办公。

由于去理发店理发的染病风险较大,因此购买了一个电动推子在家自己理发。 估计疫情结束之后可能也不太会去外面理发了。

为了便于清洁室内,购买了一台扫地机器人。

山火

这部分其实和疫情关系不大,加州的山火在最近几年总体上一直有扩大的趋势。 去年8月是山火离我家最近的一次,在得知可能需要撤离后, 我整理了一份计划,并把必须带走的平时不常用的物品做了整理, 以便在仓皇出逃时不必把时间浪费在收拾这些东西上面。 针对数字化的文件,确认了异地备份的可恢复性和备份的更新及时性, 并养成了每月检查的习惯。

除此之外,还整理了一份逃跑时的检查清单,这份清单对于地震等情况也是适用的。逃跑时的检查清单如下:

  • 确认娃坐到了车上并持有大人死亡时联系法定监护人的联络信息。
  • 确认两份钥匙分别在两个大人身上。
  • 检查轮胎状态(必要时放弃一辆车)。
  • 确认携带的背包( )个、行李箱( )个、文件箱( )个已经携带。

在保持了一段时间的随时跑路的状态之后,现在已改为保持地震所需的物资的状态。

复工

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办公室,初步估计,今年九月左右应该能够完成疫苗,学校复课, 到时候大概可以去上班了。

但是,许多本地的商业并没有熬过这场疫情。Fry’s 倒了,Fremont 伊甸丝路永久性关闭, Chuck E Cheese不知道是第几次宣布破产保护。

疫情打乱了原本的生活计划,Google Photos 时不时会提醒几年前的这个星期我曾经去过哪里, 然而过去的一年除了送老人回国,开车去了一趟洛杉矶顺路看了张师傅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再离开过湾区了。

前几天写工作总结的时候翻看了一下过去一年干的活,确实做了不少事情,但是我感觉如果没有这次疫情, 我们本可以做出有更大影响力的事情。

美国的各种行业,往往打出了「有难同当,同舟共济」 (We are in this together) 的标语, 但无论如何,这一年从我们每个活着的人的生命中永远地消去了,也有许多人没有走过这一年。

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