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见闻

bang 2012-01-29 22:22

对比

过年串门,一半以上的人长辈碰到我们这种刚工作的人都会问工资多少。想知道你混得怎样,也会暗自跟自己的儿女或亲戚对比,像学生时期的分数那样,你多少分,我多少分,打个标签在头上,好学生,差学生。如果是公务员则可以免去问工资的环节,大家都知道公务员怎么回事,本身就是很高级的标签,跟打工不一样。不会问你喜不喜欢现在做的工作,合不合适,因为工作就是工作,为了賺钱的工作,肯定由不得自己喜不喜欢的。

还听说某某中专毕业现在淘宝做生意賺了很多,对比我们这些大学刚毕业每天打工拿几千的显得很有优越感,还被长辈们时常挂嘴上念叨对比,强调中专毕业。我觉得他们确实很厉害很牛逼,我佩服他们,但不应该老是比学历,不知是不是长辈们对教育报太大希望了,或者理解错误认为受教育多的人就理应比教育少的賺得多,其实没什么关系。賺钱需要的除专业知识以外的软实力都不是能直接从教育学到的。只要有对比的心,賺多少钱都是不够的,高一等低一等的。

那些早出社会的人现在比我们大学毕业的成熟得多,多了我们四到七年的社会经验,显得老成,而我们学生稚嫩之气尚未退去,在见一个小学同学时真的感觉相形见拙。不知道几年后会怎样。

礼节习俗

不知道其他地区怎样,潮汕地区传统文化保留得好,礼节习俗很多,有些比较形式,每个镇还会有所偏差,例如过年去亲戚朋友作客要带桔子,然后要把桔子带走,带走前主人家要拿多两个桔子放进去让作客的人带走,意为大吉来大吉去,主人家还送吉。还有很多一时举不出来,朋友走动无所谓,但如果走访长辈亲戚,礼节不到位会被说不礼貌,没教养。所有行为中礼节最多的是:婚丧,多到一般人都不知道,必须请专门的人说明各种步骤,有风水时辰吉言生冲克礼品等等规则,很多因为相冲相克等原因要认一个人作义父义母才能化解,有些这样认了也没什么感情,有时感觉尴尬。

麻将赌博

从小见我妈骂舅舅打麻将赌博,以及听一些打麻将赌博导致输到家破人亡的故事,对麻将和赌钱行为都视为恶行,玩物丧志,在我印象中像毒品一样一进去就出不来。但事实上不是这样,这里普通人家放一张麻将桌在家里招几个朋友过来玩通宵是非常常见的,一夜输赢几千几万也是正常的,不会视这为洪水猛兽,都支持至少不反对自己的丈夫妻子儿女玩这些。这还是这里维护关系维护圈子的几大方法之一:烟酒礼赌。跟网游一样只要不沉迷就没什么问题,而且还比网游好。

发展治安

陆丰是发展不起来的,一个地方要发展,就要有投资,如果想在陆丰投资办厂什么的,政府第一个上来,在你还没办成厂之前就把你吃光,曾经这里有几个挺好的厂,亿达洲空调和海马酒,现在都没了,听说这里的各种领导总是去厂里视察参观,一参观就是一把钱,都给参没了,賺毛钱。其他地方的政府,虽然也是吃钱,但懂得细水长流,先让老板賺到钱,再慢慢交费。这里还治安不好,无论是普通人家还是商家墙壁上随处可见喷着贷款以及一些夸张字眼后面附带电话的,非常猖狂,也不会有警察去抓。在外读大学的一般不会回陆丰发展,这点倒有点像出国留学得好的一般不会回国。

素质

会看到这里的人一些素质不太好的表现,代表部分,不代表全部。经常见到两辆摩托车甚至两辆汽车在路上相遇后停下来交谈,不管他们是否堵住了路。小镇路小,塞车的起因很多是门店前的摩托车摆不好占道或摩托车逆道抢道导致汽车没法前进卡在那里。某次坐大巴去其他镇时看到一妇女晕车直接吐在车上,袋子虽然没放在她前面,但也离她不远,也不是来不及用,第二次吐的时候还是吐地上。有时大马路中央堆了垃圾堆,家里附近的医院门诊墙边也常年是垃圾堆。

惬意生活

好像说的都是家乡不好的话,说说好的,对比城市,家乡生活显得惬意,工作时间不长,地点不远,中午摩托一开几分钟回家吃午饭睡觉,下午继续,晚上偶尔朋友来家里坐坐喝杯茶天下大势。邻居们各自熟悉,显得很有人情味。这里依山傍海,田园也不少,空气清新不会有污染,稍微中层点的人自己买个地盖个房子不成问题,很适宜生活。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