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开源与反SOPA的看法

何 李石 2012-01-24 20:20

拍摄一部《2012》需要多长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我们从网上下载一部电影需要多少成本?几乎为零。每当我想到即使拍摄一部很普通的电影,也需要耗费巨大的代价,我就觉得我们几乎以零成本来获得人家耗费巨资和巨大的时间完成的作品是不太合理的。除了电影之外,还有两个类似行业:图书和音乐,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他们通过传统渠道销售并获得利润越来越难。这样,他们维持自己的发展也越来越难。

当然,除了传统出版行业之外,还有计算机软件行业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想想一个Windows系统,一部Office套间,一个Mac OS X Lion系统,一个Xcode开发套间,需要耗费多少人月来开发。软件,也是一行一行代码写出来的,这也跟写书一样,也跟艺术创造一样需要耗费巨大的心血。如果耗费如此巨大心血的东西能够让你以几乎零的成本获得,那岂有公平可言?要知道,果农在家种的水果是要卖钱的。而码农跟果农一样,写代码是要付出时间和精力的,凭什么果农能够拿水果还钱,而码农的代码就必须是免费无偿贡献的呢?

说到码农的代码,继续讨论之前我需要说说自己对“开源”的态度。

“开源”是指将软件的源代码免费提供出来。这样免费开发源代码有很多好处:便第三方或者任何别的开发者可以阅读其软件的源代码,或者可以通过修改源代码来改进软件或者创造软件的其它分支,或者通过阅读源代码来学习。当然,它的好处还有很多很多。总之,是件百利而无害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开源。就像有人窝在家里写了十几年的文章不想让人看见一样,也有人写了代码做了产品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产品是怎么做出来的,他的代码是怎么写的。这难道有错吗?没错——如果你写的代码没有违反开源以及商业世界的规定的话。要知道,有些软件的开源协议是这样规定的,你可以免费拿它使用,但一旦你使用它,就必须也遵循它的开源协议:以同样的方式免费提供给别人使用。

开源世界最好的代表是Linux,它的好处有目共睹。建立在Linux内核之上的开源操作系统数目众多,百花齐放。当然,闭源世界也有很好的代表:微软和苹果(他们大部分产品都是闭源的,但是也有少部分开源产品,说它们是最好的代表,是因为它们的产品在闭源世界中做得最成功的)。它们都建立起了各自的软硬件商业帝国。

很多支持开源的人认为,开源是一种很好的分享精神。没错,我也很欣赏很佩服这种分享精神。并且,自己也很愿意跟朋友投入到这个伟大的事业中。但是,如果说闭源是开源的对立面,闭源就是绝对的“反分享”,我们必须反对“闭源”,那是我万万不可认同的。前面已经说过,码农写代码是有成本的。虽然说将代码开源出来有种种好处——有些还是利益上的。但不开源出来也会有种种好处,这些好处中的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给自己的付出的回报。难道你愿意阻止一个乐于付出的人获得其应有的回报吗?

那些反对闭源的人说,如果没有微软,计算机行业不知要比现在进步多少年。得了吧,明知道时光不能倒流,还来说如果没有昨天的话。如果没有微软,你也不会在这里做这个“如果没有”的假设。历史的进程,容不得半点假设。即使没有微软,也会有另一个类似的公司,它开发出了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操作系统,闭源,它的名字还是叫微软。在这里,我并非吹捧微软。事实上我很讨厌它,但是讨厌归讨厌,即使再讨厌也不能抹去其对社会的伟大贡献。事实上,对于中国人而言,即使微软自始至终开源,也并不见得有多大的恩惠。除了微软苹果之外,世界上有这么多开源免费而且优秀的软件,有多少中国人去研究,去为其添砖加瓦?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开源”只是一个拿来装逼的词,真正心神领会并拿它来为社会做贡献的,没有几个。

而闭源是否真正阻碍了计算机行业的发展,开源和分享是否真正促进了计算机行业的发展?这种阻碍是多少?促进又是多少?大部分人没有研究过却来信口开河。那些说开源必然促进发展闭源必然阻碍发展的人,都只是根据直觉判断。根据直觉判断,我也知道这是这是合理的。再说,除了直觉判断,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

至此,我对开源的态度是:打心底支持并佩服这些为开源世界贡献的人,同时自己也尽力为开源世界做恭喜。当然,我并不反对闭源。但是要说开源一定比闭源好,我反对。开源,开放的是一种心态。接受别人的封闭,不也是开放的心态所需要的吗?

正因为传统出版业不希望自己花费巨大成本的劳动成功无偿被人获得,才有了SOPA这样变态的法案的提出。我对SOPA这样的法案的看法是,这是一种反人类的法案,即使短时间内获得通过(关键是短时间内通过不了,哈哈),也不会长久。除了是一部反人类法案之外,它目前只是美国少部分议员提出的,其它国家并没有。而互联网是全球性的,你怎么可能相信一个全球性的服务会因为一小部分地区的落后而退后呢?哪怕这一小部分再强大,它也还只是一小部分。当然,你也可以说,美国如果真的通过了SOPA法案,其它国家特别是如中国又可能会提出要与世界接轨了。呵呵,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即使不那样结果,我们的互联网也是近乎被人圈养的。再说,连政府都免不了用盗版软件,在中国这种法律即使通过了其意义也不大。

当然,历史和未来都是不能被假设的。关于SOPA法案给中国带来的影响,各有各的观点,但几乎都是既不能被证明也不能被证伪的。并不是说讨论这些没有意义,而是各自坚持这样太绝对的己见没有意义。

很遗憾的是,美国反SOPA潮流热的时候,中国反SOPA潮流也热。美国反SOPA潮流冷的时候,中国反SOPA潮流也冷。难道中国关注美国互联网,只能从新闻的角度去关注吗?难道只能看别人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讨论一下就完事吗?或者别人有了什么好的idea我们copy一下就完事吗?持续的浮躁,让大家人云亦云,好像只有这样才不被同行抛弃一样。SOPA在美国暂时搁浅了,但他们的互联网人士并没有停留反对的脚步,而是致力于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著名的互联网风险投资家Fred Wilson就在博客上表示,虽然SOPA暂时搁浅,但盗版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否则传统出版业会每年来骚扰科技行业。不像传统出版业一样,只会通过暴力的法律来解决这些问题,Fred Wilson最近正忙于寻找惠及双方的解决方案。而我们呢?新闻报道过后文章翻译完后,就完事了。

这,就是美国反对SOPA运动和中国反SOPA运动最大的不同。

[返回]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