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最热门] [最高评价]

我辈孤雏

十天时间,断断续续读完了石黑一雄的《我辈孤雏》,译者林为正。

《我辈孤雏》是石黑一雄早期的作品。半年前买的,当时读了个开头,感觉颇无聊,迅速放弃。前几天读完了《金阁寺》,觉得再试一下也无妨,于是又翻了出来。开头依然觉得无聊,一直读到五分之一左右,才觉得是个构思精妙的故事。待到读完,又觉得作者过于卖弄写作技巧,细节也颇多不合情理之处。

翻译很雅。其实我是说雅得有些过头,部分细节,可能不够信达。
...

qyjohn 2021-05-12 20:13 | 查看: 21

金阁寺

花了一个月时间,断断续续地读完了唐月梅翻译的《金阁寺》。颇具挑战性的文字,不是我所喜欢的风格,不过还是读完了。
...

qyjohn 2021-05-02 16:20 | 查看: 21

说说猫猴

开始的时候,不过是想简单地写个女鬼。女鬼的灵感,源自去年六月份木木写的短诗《地铁里的女人》。九月中旬,以《山鬼》为题写下了这首诗的第一段,并且信誓旦旦地说“争取今年不烂尾”。写到五六段时,决定不再盗用屈原的名头,于是改成猫猴。

在海南,猫猴是个家喻户晓的神话动物。小孩哭闹,大人总是说:“不要哭,不要被猫猴捉去了。”然而并没有人见过猫猴,甚至连猫猴是否存在也未可知。这样一个神奇的动物,我们所知道的
...

qyjohn 2021-03-03 18:21 | 查看: 14

《陈书·本纪第六》

后主

  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高宗嫡长子也。梁承圣二年十一月戊寅生于江陵。明年,江陵陷,高宗迁关右,留后主于穰城。天嘉三年,归京师,立為安成王世子。天康元年,授寧远将军,置佐史。光大二年,為太子中庶子,寻迁侍中,餘如故。太建元年正月甲午,立為皇太子。

  十四年正月甲寅,高宗崩。乙卯,始兴王叔陵作逆,伏诛。丁巳,太子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詔曰:「上天降祸,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号擗踊,无
...

qyjohn 2021-03-02 17:46 | 查看: 22

《南史·陈本纪下第十》

宣帝

  高宗孝宣皇帝讳頊,字绍世,小字师利,始兴昭烈王第二子也。梁中大通二年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满室。少宽容,多智略。及长,美容仪,身长八尺三寸,垂手过膝,有勇力,善骑射。武帝平侯景,镇京口,梁元帝征武帝子侄入侍,武帝遣帝赴江陵。累官為中书侍郎。时有军主李总与帝有旧,每同游处,帝尝夜被酒,张灯而寐,总适出,寻反,乃见帝是大龙,便惊走他室。魏平江陵,迁于长安。帝貌若不慧,魏将杨忠门客张子煦见而奇之
...

qyjohn 2021-03-02 17:40 | 查看: 21

庚寅拾遗

庚寅暮秋,珠崖泛洪,堤坝溃崩,古邑灭顶。虽时过境迁,犹历历在目,特作文记之。

遥忆庚寅秋,风雨摧古邑。
大水倾如注,七日不能止。
四野皆苍茫,浮茅挟豚豕。
壅淤浸村坊,厅堂游凳几。

曲川汇湍流,滚腾没岸堤。
恰值海潮起,愿疏偏塞滞。
喧嚣穿巷陌,汹怒夺货赀。
浊浪拍墙垣,咄咄逼瓦脊。

城南有埭堰,岁久缺维持。
白涛越戒限,岌岌犹拦蓄。
四更堤坝决,暗夜逃命急。
天光探故园,浑塘映断壁。


...

qyjohn 2021-02-25 10:42 | 查看: 13

乱记

大年三十,给自己放一天假。

跑去舍予茶院买了两款茶。一款云南晒红,今年的最爱,前前后后喝了四五斤的样子;一款水金龟,岩茶还是要焙火重些,焙火太轻就不像岩茶了。

读了一点点书,再次读到苏公。“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写得真好。

明天还给自己放一天假。
...

qyjohn 2021-02-11 18:43 | 查看: 15

读《崖州志》乱记(五)

序曰:珠崖,山海奇胜,为天柱地轴,郁结凝萃之处。自北而南,斯谓地根。自南而北,斯谓天源。意必有磊落魁梧之才出乎其间。乃自钟司农父子进士,李景元亚魁而后,荣名伟业,久已无闻。岂山川灵秀,亦时有时靳欤?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孝友节烈,经济文章,今人何邃不若古人哉?发愤自雄,是所望于继起者。志人物。(《旧志》)
(人物志一.名贤)

地根、天源之说,颇有意思。

山川灵秀,时有时靳,也颇有意思。
...

qyjohn 2021-02-09 18:14 | 查看: 20

读《崖州志》乱记(四)

汉。
路博德,西河平周人。初为右北平太守。元狩四年,以功封邳离侯,迁卫尉。元鼎五年,南越叛。乃以博德为伏波将军,同杨仆往讨之。师分五路。博德次于桂阳,下湟水,与仆会番禺。粤素闻伏波名,皆降于博德。吕嘉、建德与其属数百人,亡入海。伏波因问所得降者,以知吕嘉所之。遣人追之。六年十月,得吕嘉首,遂定越地,以为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儋耳郡。论功,博德仍旧侯,惟益封六百户。今连州湟
...

qyjohn 2021-02-04 18:20 | 查看: 24

读《崖州志》乱记(三)

最近略有闲暇,粗粗地读了一遍《崖州志》,随便乱记几笔。

汉。
僮尹,丹阳人,举孝廉。永平十七年,拜儋耳太守。致郡未久,诏擢为交州刺史,还至珠崖,戒敕官吏,勿贪珍赂。劝谕其民,勿镂面颊,以别于峒俚雕题之俗。自此蛮风日变。建初中,迁武陵太守。
(宦绩志一.名宦)

汉,僮尹公是珠崖第一位太守/刺史,移风易俗。

唐。
韩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累迁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高宗,王后之废,瑗泣谏。又言
...

qyjohn 2021-01-28 15:18 | 查看: 22

两个老虎


...

qyjohn 2019-02-06 06:11 | 查看: 4528

又被拒了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一觉醒来,迫不及待地看手机,WWW’19一个accept两个weak reject,果然又被据了。

这篇文章,前前后后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吧,自我感觉还是做出了一些东西的。这几年来,从来都没有如此强烈地对一篇论文寄以厚望过。然而……然而……

一声叹息,上班去吧.
...

qyjohn 2019-01-22 07:55 | 查看: 1476

...更多...